快穿病娇男主吟双双_快穿病娇男主巨肉

admin 2021-04-01 导读

其实,你无须自责,也不要生闷气。闻言,我惊讶看了他一眼,而他的眼神满满写着他懂我的感受。你……你怎幺会知道?你的表情说明了一切。我想,你应该一方面在生罗亦祥的闷气,觉得他怎那幺不小心将你陷入危险的环境;一方面,你又觉得他是因为你受...

罗亦祥好几天没来学校了,他得先在医院住上几天,才能出院回家养伤。

经过这次的意外,我跟胡子昂也走得更近了,校园里,常能见到我、唯晴和胡子昂"三人行"一起去图书馆的身影。其实这也很正常,因为我们三个本来就同班,又喜欢泡图书馆;至少,比起我和罗亦祥这样的风云人物混在一起而受到大家指指点点,来得正常许多。

午休过后,校园里仍沉浸在午睡的一片慵懒中,我却清醒地趴在走廊的栏杆上,想着罗亦祥的脚伤,和他在医院和我说的话。

"还在想那天的意外吗?"温柔而低沉的嗓音冷不防从背后冒出,这声线一听就是胡子昂。

"你干嘛每次不声不响地突然出现啦。"我被吓了一跳,没好气地说,叹了口气以后,才回应他的话。"是呀。"

"别想太多了,一切都是意外。"他浅浅微笑着。

"其实,你无须自责,也不要生闷气。"

闻言,我惊讶看了他一眼,而他的眼神满满写着他懂我的感受。

"你……"你怎幺会知道?

"你的表情说明了一切。我想,你应该一方面在生罗亦祥的闷气,觉得他怎那幺不小心将你陷入危险的环境;一方面,你又觉得他是因为你受伤的,所以很不好受吧。"

"你真了解我,你会读心术吧。"被猜中了心事,我浅浅回应。

"其实,这正好说明,你心里很在乎他吧。"胡子昂轻叹了一口气,垂下了眼。

"或许吧。"或许事实正是如此。

可那天,我却因为心里有疙瘩而狠心拒绝了他,事后想起那晚对他冷淡的回应,让我心中懊恼不已。

"我想,罗亦祥自己也很自责吧。"他看我搔着头,安慰我道。

"唯一解除疙瘩的方法,就是别想太多,别再越陷越深,或许你们之间就会和好如初了。"我抬眸和他四目交接。

"谢谢你呀,跟我说了那幺多。"我微笑回应他温柔的眼神。"你的开导让我觉得瞬间好受多了。"他回以浅笑,一侧的酒窝挂起温暖的笑意。

放学以后,我一个人等着公车,不禁想起亦祥陪我等公车的画面、想起我初次见他的悸动、想起往日我对他的贴心和他对我的温柔。

回忆,或许是最难走出的迷宫。

我还是很珍惜我们之间的友情,更无法忘怀初次见面的心动。或许,我不该再计较谁付出了更多一些,因为我想,我的付出早已有了回报,那就是种种美好曾经所带来的暖意。

我决定要放下疙瘩,为了我们之间,无论是友情或爱情之间的微妙关系。

周末到了,大清早我便起了床,熬了蔬菜鸡丁粥,因为今天有个重要的事情要办——到医院探病,然后和罗亦祥和好如初。

我怀着忐忑的心情,敲了敲亦祥的病房,他正眯眼睡着,看我来了,立马坐起了身迎接我。

"你来了。"他带着略为近乡情怯,却又温柔的目光看着我。

"你好些了吗?"我也用有点陌生的嗓音关心他。

"嗯,好多了。你能来看我,真的很开心。"他客气地说。

"干嘛这样说,我们本来就是“好闺密”。"我咧嘴一笑,想拉近彼此的距离。

一阵沉默延展开来,但这或许就是和好的前兆吧,我们有默契地相视而笑。

"那,你什幺时候出院啊?"

"医生说明天就能出院了,只是,我应该这一个月都不能活蹦乱跳了。不过,在学校里我都还能陪着你。"他微笑着,笑容融化了先前冰封的疙瘩。

"那,圣诞节和跨年应该都还可以走动吧?"我歪着头,双手叉腰摆在胸前,脸上挂着一抹甜蜜的笑容。

"你说去哪,我就去哪。"他的眼神露出一束光。

这一个片刻,我陪着他坐在医院的床头,冬日清晨的暖阳,点缀了他的脸庞,温柔的脸庞、目光、对话,暖意在彼此的心中缓缓流动着。

我们相遇于今年艳夏,彼此熟悉、陪伴,经历了暗恋、试探、意外与坦白,直到冬日来临,属于我们的美好心动,正开始酝酿。

今年很幸运,圣诞节刚好遇到了周六,不用在学校里和课本度过。

明明跟亦祥约9点见面,我却因为太兴奋,7点多就起床打理了,我迫不急待从衣柜里拿出了裸粉色公主袖及膝洋装,动作轻巧地穿上以后,来回在镜子前旋转着,不时拉拉裙角,欣赏难得打扮出门的自己。然后,我戴上了隐形眼镜,放下了万年马尾,在发尾用电棒卷绕了个弯,在脸上轻拍了妈妈的粉饼,简单画了平眉、涂了淡雅橘粉色口红,当然,不擅于打扮的我都是这几天先从网上看影片学的。

因为今天,是我和罗亦祥的的第一次约会,我想展现不同于往常,最美的模样。

大街小巷里,寒冬的气息因为到处都有圣诞歌和装饰的点缀而充满了温暖。我漫步到了我和亦祥约好的早午餐店,亦祥已经出现在店门口,手上还拿着一个小礼物。

"你来了。"他眼神痴呆地望着我,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,忍不住发笑着。

"你今天,真的好美,跟平常都不一样。"

他看见我顽皮地笑着,一个箭步靠近了我,害我心跳加速。

"是为了我打扮的吧。"他的脸越凑越近,我紧张地闭起了眼,他则顽皮地在我的额头上弹了一下。

"在想什幺呢?吃早餐了啦,不饿呀。"他咧嘴坏笑,我瞪了他一眼,嘴里咕哝了一声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点击收藏快穿病娇男主吟双双_快穿病娇男主巨肉 | /liangxingjiankang/634.html

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,本站仅为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。

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_啊疼,慢一点
男欢女爱 久石_污污的现言小说

发表评论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推荐阅读

更多

最新评论